澳门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澳门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 天启之门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入侵者】
    看见陈小练起身,余佳佳也立刻站了起来,低着头跟在了他身后。

    陈小练推开隔壁的一扇门,门内是一个休息室,除了几张沙发之外,旁边还摆着一个酒柜,一台小冰箱。

    看着余佳佳坐下,陈小练才走到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来吧,我们聊会。”

    “我……想喝点东西。”余佳佳怯生生地看了一眼陈小练,小声道:“可以么?”

    “好。”陈小练点头,起身走到酒柜前,扫了一眼:“饮料就只有可乐和矿泉水了。要哪一种?”

    “没有……酒么?”

    “……”陈小练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取出两个酒杯,在冰柜里加满了冰块,各自倒上了半杯威士忌,重新走回沙发面前,把其中一杯交给了余佳佳:“慢点喝,很烈。”

    余佳佳接过酒杯,一仰头,就将那半杯酒喝得干干净净。她晃了晃杯子里的冰块,伸手递到了陈小练的面前:“我还要。”

    陈小练呆呆地看着余佳佳递来的杯子,有些发愣。

    威士忌的杯子算不上特别大,里面装满了冰块之后,半杯酒对于一个人来说也不能算很多的量。但余佳佳上来就这么一口气喝完的架势,却简直像是一个浸淫酒场多年的老酒鬼一般。

    “你……酒量那么好?”陈小练苦笑

    “我以前没喝过酒。”余佳佳摇头:“只是我听说,如果能快点把自己弄醉的话,很多烦心的事情就会好接受一点了。”

    看见陈小练坐着不动,余佳佳干脆自己站起来,走到酒柜前,随手提起一瓶酒,咕咚咕咚地加满了杯子。

    陈小练扫了一眼,还好,这一次她拿起的是一瓶红酒。

    重新坐回到沙发上,余佳佳这一次没有一口喝干,而是小口地啜饮着。

    “那么,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你想聊点什么呢?”陈小练打算不再去管她了,反正没喝过酒的人,第一次喝酒总要经历一次难受的。

    余佳佳的脸上已经有了些红晕。刚才折腾了这么久,从早晨起来到现在还没有吃什么东西,空腹的状态下,酒精的摄入是翻倍的速度。

    她又喝了两口,才放下了酒杯,望着陈小练,深吸了一口气:“你说的……都是真的么?你的女朋友一直都是乔乔,从来都不是我?”

    “从来都不是你。”陈小练回答得非常干脆:“我们之间……认识,但也只是认识而已。”

    “连朋友……都不是?”余佳佳低声道。

    “要说算的话……也算吧。”陈小练想了想,选择了一个比较和缓的说法。

    “那……这些呢!”余佳佳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开相册,将屏幕转向陈小练那一面,一张一张地翻着:“这些也都是假的么!”

    “都是。”陈小练只扫了两眼,就点了点头:“都是假的。”

    相册里,是余佳佳和陈小练两个人的合影,每一张里的动作都是亲密的情侣模样。

    余佳佳死死盯着陈小练,陈小练也没有回避她的目光,和她对视着。

    “好吧。”余佳佳和陈小练对视了片刻,轻轻低下了头。

    陈小练望来的眼神里,清澈见底,没有任何男女之间的味道,更没有躲闪回避。

    “既然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余佳佳又喝了一大口:“那你……能跟我说说,我们之间实际上是怎样的么?”

    “好。”陈小练点了点头,开始说起自己是怎么和余佳佳认识,直到现在两个人共同经历过的事情。

    余佳佳干脆站起身,走到了酒柜之前,将那瓶红酒拿到了茶几上,放在了杯子一旁。

    陈小练讲得并不算太详细,很多事都只是匆匆一笔带过。诸如余佳佳离家出走找上门来求收留,却仍旧是一副大小姐做派的事,陈小练都略过没有多提。

    “所以……罗迪他们把你带回来的那一天,也就是一切被你们口中系统篡改的日子对么?”听陈小练讲完,余佳佳又大口喝了一口酒:“我之前还一直在奇怪,为什么你那天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原来,变的那个人不是你,而是我……”

    “少喝点吧。你已经有点醉了。”

    “我想喝。”余佳佳摇摇头:“既然你原来压根就不是我的男朋友,那还管我做什么?”

    陈小练叹了口气:“好吧。现在,一切你都清楚了,我希望回去之后,你能告诉你的父亲,你想留下来。”

    “为什么?”余佳佳放下酒杯,身体软软地靠在沙发上,望着陈小练的眼神已经有些迷离:“我为什么要留下来?”

    “之前干掉的那两支团队,未必就是全部。你父亲是刀山火海世俗代理人的事情,如果被更多的觉醒者团队知道,危险还会继续接踵而至。”陈小练身体前倾,盯着余佳佳:“如果不是我和乔乔赶到,他们刚才就已经得手了。”

    “不就是……杀了我么?我……我又不怕死!”余佳佳已经开始有些口齿不清了,却还是伸手去拿酒瓶。

    陈小练皱着眉头,一把抄起了酒瓶,放在了自己脚边的地上:“你以为,死就是最可怕的事情了么?”

    “那不然呢?”余佳佳嘟着嘴,站起身,隔着茶几想要伸手去够酒瓶,却被陈小练将手按在了桌面上。

    “不然?”陈小练望着余佳佳冷笑:“一群男人想从你爹嘴里撬话的时候,手里还握着一个你,这群男人能做出什么事来,你真的想不到么?”

    他特意把男人两个字吐得特别重。

    虽然已经醉醺醺的了,但余佳佳还是听出了陈小练话里的意思,沉默了下去。

    “现在开始,不许喝了,听我说。”陈小练将酒瓶又挪开了一些:“你父亲的自尊心很强,现在这样的状况下,只怕很难让他愿意留下来。但只要你开口,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记住,你的一句话,就决定了你们两人的命。”

    “留下来……然后每天都看着你和她……恩恩爱爱?”余佳佳沉默了一会,笑容里有些凄凉:“小脸,你知不知道这样我会有多痛苦?”

    余佳佳突然站了起来,绕过茶几,走到了陈小练的沙发面前。

    “你是我的男朋友!不管这份记忆从哪里来,但在我的记忆里,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余佳佳走到陈小练面前后,干脆一屁股坐在了茶几上,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凝望着陈小练:“我就算知道,也改变不了自己的记忆!如果我突然告诉你,你和乔乔的恋爱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她是别的男人的女朋友,而你却得天天看着她和那个男人恩爱地生活在一起,你……能做到么!小脸!”

    陈小练叹了口气,苦笑。

    余佳佳说的……似乎也没有什么错。

    如果真的换了自己,怕是也一样做不到吧。

    余佳佳还在望着陈小练,虽然刚才说话时的语气那么激动,但眼睛里的柔情却是越来越满溢,面庞也开始渐渐地凑近。

    陈小练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向一侧挪了挪,躲开了余佳佳靠向自己的嘴唇:“停下,余佳佳。”

    “就一次,可以么,小脸……”余佳佳凄婉地哀求着:“让我再吻你一次,就像以前一样……”

    “哪有什么再不再的。”陈小练皱眉正色,沉声道:“我和你以前没有接过吻,以后也不会接吻。我们之间,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

    “有过的,我记得,有过的……”余佳佳轻轻摇了摇头,眼里的凄婉混着炽热,甚至伸出了双手想要拥抱陈小练:“在海上,在湖边,在雪山脚下……我们有过那么多的……”

    “够了!”陈小练的面色已经变得铁青,一声厉吼止住了余佳佳继续向下说。

    他本来只是为了让气氛缓和一些,让余佳佳能够在放松的状态下接受自己的说服,这才没有阻拦她喝酒。

    但他却没想到,余佳佳的酒量竟然会这么差,喝醉之后也竟然会那么容易失态。

    “就一次……只要让我再吻你一次,我就留下来,好不好,小脸……”余佳佳脚步有些跌跌撞撞地向着陈小练走去,眼神迷离得更加厉害:“我好喜欢你,小脸……”

    “出来!”陈小练皱着眉头,想要伸手去推开余佳佳,却迟疑了一下,缩回了手,召唤出了三只四眼战猫。

    四眼萌猫被召唤出来之后,没有变成完整的战斗形态,只长到了半米多长,纵跃上前,将余佳佳扑倒在了沙发上。

    “你就在这儿老老实实待着吧。”陈小练黑着脸,转身就向着门口走去,不管余佳佳在身后的沙发上挣扎呼喊。

    既然余佳佳已经醉成了这样,那陈小练也就干脆不跟她多说什么了。反正她和乔逸峰两个人都不是觉醒者的身份,要把他们扣下强行囚禁起来也算不得什么难事,大不了自己和乔乔以后不在他们面前出现也就是了。

    毕竟就算让乔逸峰再怎么恨自己,也比让这两人丢了性命的要好。

    现在外面太危险,只能先让他们在这里待上一阵子,希望将来能够早日找到刀山火海的剩余人员,再把乔逸峰两人移交给他们了。

    “夏小雷,旗木西,你们两人过来,把乔逸峰和余佳佳带走关起来。”陈小练推开房门,刚在团队频道里发话,却听见罗迪急促的声音响了起来:“小脸!岛上有入侵者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