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澳门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 华年 > 第502章 小白兔与小老虎
    乔琳跟男朋友说,闵佳比她强悍多了,看镜头的眼神简直帅炸了。哪怕沈春晓就站在她面前,她也能毫不客气地将她手撕了……闵佳到底是怎么从一只柔弱的小白兔,变成了强悍的小老虎了呢?

    孙瑞阳回想起上次见闵佳的场景,便说道:“因为她当了妈妈吧!她还有两个孩子需要保护,所以她必须得强大起来啊!”

    这倒也是,人们常挂在嘴边的“为母则刚”,果然不是一句空话。闵佳那充满魄力的眼神,就足够说明一切了。

    曾经在那场暴力中被摧毁的一切,闵佳在坚强而又有条不紊地重建着。乔琳也满怀憧憬地说道:“总有一天,我失去的也会回来吧?那些伤害过我的,也会受到惩罚吧?”

    孙瑞阳再度失语,只能愧疚地抱住她,说道:“一定会的。”

    按照孙瑞阳的计划,他会在三月份毕业后,继续留在学校做三年研究,那样既可以跟女友待在一起,他也可以再拿一个博士学位。

    听起来就很酷,可是也要付出更多艰辛。乔琳相信,以男朋友的智商和能力,他完成目标指日可待。

    但她有时也很忧虑:“你能不能别跑得那么快,好歹等等我,我博士还不一定能考上呢!”

    “没关系,你慢慢来。不管我拿几个学位,我都会等你啊!”

    自从有“双十一”的概念之后,每年的购物攻略都是孙瑞阳给她做的。他身体里流着一半上海人的血液,除了精于计算,他还能给出建议,什么该买,什么不该买,简直就是一个居家必备的机器人。还有,她每次出差回来都要贴一堆发票,还没等她拿计算器算,男朋友就已经都算好了。

    所以,乔琳总是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而他却毫不在意:“这些没什么啊,都是最基础的数学运算而已。”

    乔琳差点忘了,如果当年不是因为魏成林,她男朋友是极有可能拿下奥数金牌的。转眼间,那已经是将近十年前的往事了。当时那个踌躇满志的少年,都快熬成秃头博士了。临近三十岁,他也换了种方式表达自己的遗憾。

    “乔琳,以后咱俩的孩子,数学交给我,英语交给你,咱俩教出一个天下无敌的孩子来!”

    呵,婚都没结呢,孩子先惦记上了。乔琳很害羞,不想理他。他还在身后笑嘻嘻地说:“等你当了妈妈,你也就变成一个战无不胜的女战士了!”

    乔琳更害羞了,只顾埋着头往前走。但是她嘴角始终带着笑意,她知道,跟在她身后的男朋友,也那样笑盈盈地注视着她。

    哥哥娶了一个家道中落的富二代,姐姐嫁给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官N代,他们都情深意笃,但是乔琳依然觉得她和男朋友是最好的,她谁也不羡慕。

    事实也差不多,哥嫂是一对常年两地分居的可怜人,姐姐姐夫的问题,也逐渐暴露了出来。当然,他们本身是没有问题的,让他们感到棘手的,就是小铃铛和她的亲生母亲。

    年关将近,小颖回了一趟北京,说是要看看孩子。虽说梁铮对她只剩下了恨意,但并没有剥夺她看望孩子的权力。往年只要小颖一提要求,他就会将小铃铛带过去,但往往不到两三个小时,小铃铛就闹着要回家。

    今年情况不同了,他再婚了,关于小铃铛的一切事宜,他必须得跟妻子商量好。乔璐看了下时间,说道:“我跟铃铛约好了,那天下午要带她去实验室,给她变魔术。”

    “我知道,可是她的行程也很紧……要不,就让铃铛跟她吃个午饭?吃完午饭,咱们就去接她?”

    一想到那个女人,乔璐肯定是不好受的,不过她也得表现出最起码的尊重来,也就没有再反驳,说道:“那……那天咱俩一起把铃铛送过去吧!至少我是铃铛法律上的妈妈,有必要跟她生母见一面。”

    “……行,我会尽量不让你尴尬。”

    乔璐才不怕尴尬,她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呢?

    见面那天,乔璐特意为小铃铛穿上一套红色的冬装连衣裙,又给她梳好了两只小辫子,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但小铃铛坐在车上,一直嘟着嘴不肯说话。梁铮开导道:“你是去见你亲妈,别摆出这幅苦大仇深的表情来,行不行?”

    “我不想见妈妈。”

    反正每次见小颖,她都要这样闹脾气。梁铮没有太在意,倒是让乔璐做好心理准备。他刚说完,手机就响了,不知又发生了什么大事,他的神情越来越凝重,最后只能把车停在路边。

    不用问,他恐怕很难亲自把铃铛送过去了。他正要给姐姐打电话,乔璐说道:“我就在你身边呢,你还用找别人?”

    “可是,你要面对的是我的前妻……”

    “好啦,我又不会跟她吵架,她还能吃了我不成?我保证把小铃铛安全送到,再安全送回家,行了吗?”

    梁铮亲吻了她的脸颊,说道:“是我对不住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或者打给我姐也行。”

    小颖穿着一身白色皮草,烫着蓬松而又慵懒的大波浪,戴着一幅黑色墨镜,涂着鲜艳的口红,人群里格外扎眼。她老远就见到了小铃铛,但是她显然没想到,她女儿居然是被一位陌生女子带来的。

    那位女子落落大方地跟她打了招呼:“你好,我是梁铮的爱人,也是梁施温的监护人。”

    小颖张大了嘴巴,前夫居然再婚了?她打量了乔璐一番,露出一丝冷笑来,好像在说——前夫的品味怎么变得这么差了?

    乔璐毫不在意,低头跟小铃铛说道:“小铃铛,你先跟妈妈一起吃饭,我在楼下等你。过一会儿,我就来接你回家。”

    小铃铛突然紧紧地捏住了乔璐的小拇指,眼睛里充满了恳求——不要走,留下来陪我。

    唉,明明那么依赖,却连声“妈妈”都不肯叫……想到这些,乔璐也很无奈。

    乔璐又看了趾高气扬的小颖一眼,才蹲下来跟小铃铛说道:“不要害怕,你要是不舒服,一转身就能看到我。你妈妈很久都没见到你了,你跟她说说话,好不好?”

    小铃铛虽然面露难色,但还是勉强点头答应了。乔璐直起身来,冲着小颖淡然一笑:“那就暂时把孩子交给你了。”

    小颖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咬牙切齿地说道:“在我面前端什么女主人的架子?”

    考虑到小铃铛没有安全感,乔璐也没有走下楼,而是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点了一杯果汁,静静地翻起了论文,很快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小颖心口憋着一股气,冲着女儿发问:“你这个后妈是干嘛的?她什么时候跟你爸结的婚?”

    小铃铛吸着酸奶,心不在焉地说道:“我不知道呀!”小颖更郁闷了,一看女儿的“造型”,又生了一场气:“也就是土包子,才能把你打扮得这么土——唉,这样拍照都不好看了啊!”

    “我才不想跟你拍照。”

    自从见面,小铃铛就没有好好看过妈妈一眼,也没叫她一声“妈妈”。她不停地扭着身体,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仿佛在寻找乔璐的踪迹。

    小颖问了女儿几句话,小铃铛还是爱搭不理的,她便掏出手机来,说道:“跟妈妈拍照好不好?”

    “不好。”小铃铛干脆地拒绝了她:“我说了,我不喜欢拍照。”

    “拍嘛!妈妈好不容易见你一次,咱俩得留下一点纪念啊!——来,看这里!”

    小铃铛不情愿地抬起头,却冲着镜头做了一个鬼脸。

    小颖很着急:“你能不能乖乖的?跟妈妈在一起,有什么不情愿的?”

    小铃铛不害怕她,继续冲她做鬼脸。小颖忍不住提高了分贝,而坐在角落里的乔璐,敏感地抬起头来。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餐厅里还坐着两个男人,不像是来吃饭的,他们拿着相机,专门盯着小颖母女俩,不停地按下快门。

    乔璐一下子就弄明白了,可能不用等到天黑,很多娱乐版面就会刊登出新闻来,内容肯定也差不多——网友在某餐厅“偶遇”知名女星小颖,她与女儿互动其乐融融,真是一位称职的母亲。

    好不容易来见女儿一次,还要雇人来拍……乔璐长长叹气,再次心疼小铃铛。她这才想起来,小铃铛刚才在车上说,她不想见妈妈。乔璐以为,她只是跟妈妈相处的时间短,才不想见她。却没想到,小颖总是强迫她,来塑造自己“慈母”的形象。

    乔璐越想越气,也不怕起冲突,就想把小铃铛带走。当她走近时,小颖还在专注地拍着,甚至孩子吃个冰淇淋,她都要指挥着眼睛往哪里看,勺子停留在哪里。在她眼中,小铃铛就是一个可以随意摆拍的模特。

    乔璐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她当即抱起小铃铛,冷声道:“铃铛,咱们回家。”

    小颖再一次受到挑衅,声调陡然增高:“我跟我女儿吃饭,你算哪根葱,敢来打扰……”

    “我刚才说过了,我是梁施温的监护人。”乔璐平静地说道:“你的行为已经侵犯了我女儿的肖像权,在我找律师之前,你最好让那几个人把照片全都删掉。”

    小颖涨红了脸,刚要开骂,乔璐又说道:“当年我在美国,听说过一个案子,一个中国老师在个人社交网络上发了几张跟学生的合影,就被起诉了。为什么?因为他没有取得家长的同意,侵犯了孩子们的肖像权。我不知道我们的法律是怎样的,但是,如果你没有征求我的同意,就将梁施温的照片放在网络上,大肆炒作,那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小颖被唬住了,没想到拍几张照片,还能惹上官司。乔璐已经收拾好了小铃铛的东西,在离去之前,她郑重地说道:“我们尊重你的探视权,但是,也请你尊重我们,尤其要尊重孩子。”

    小颖跺着脚,气急败坏:“你是不是在铃铛面前说了我很多坏话?你是不是一直在挑拨我们母女间的关系?”

    “我不屑。”

    乔璐留下这一句话,依然淡然一笑,牵着铃铛的手,从容地消失在了小颖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