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澳门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 仙无常有 > 第九百二十三章 空海
    一个月后,俞锦就能动了,还顺利修起了从海月记忆里得来的魔功。云草原是想着等她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后再离开,谁知她却求了曜金送她去旧神山。云草这便想着回青州城,谁知道半路上遇见了翠云。她穿着一身黑衣,面容冷肃,先前那股天生的媚意也消了,瞧着有些憔悴。云草与她并无交情,所以并没想着与她攀谈,谁知翠云却是喊住了她。

    “他死了。”翠云低声道。

    云草:“...”不知怎的,她想起那一日在海面上见过的千丈金光来。有心想问问悟心是什么时候去的,却觉得不是时候。

    “我以为你是他的朋友,故来告诉你一声。”翠云皱着眉道。

    “节哀顺变。”云草忍不住安慰她道。

    “你知道普陀山怎么走吗?我想送他回去,他说他的师兄弟们都在哪里。”翠云扭头看着海面道。

    “听说普陀山在海之东极,有金光万里为引。”云草瞧着东边道。

    “谢了,我这就往东边去。”翠云说着一拂袖,转身化为一只绿孔雀,眨眼消失在东天。

    瞧着翠云去了普陀山,云草忽地也起了心思去普陀山。她得罪了海月,乾阳大天尊见着她怕是也不会善了,不如就此离了中土,去往东边的普陀山。据说那边除了普陀山的佛国,还有两个大域,且还都属于道宗,想来行事会方便许多。云草向来是个随心的,这样一想,她就唤出了七星剑,御剑往东而去。

    却说云草在海上飘了数月,依然没瞧见普陀山的影子。正觉得有些疲累,想找个地方歇歇脚的时候,忽然见着远处飘来一座小岛。只这岛上蒙着一曾浓雾,瞧着还在飞快的移动。她忙加快速度,想着到岛上歇两天。谁知道这小岛跑的飞快,她追了数日才入了岛。只这一入岛,这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小岛,这简直就是一片小型的陆地。且这岛上中间还有一个大湖,湖边建着排排的木屋。

    才从剑上跳下来,她就被一群从树林子里钻出来的小萝卜头们给包围了。

    “你是仙女吗?”

    “她才不是仙女,阿娘说仙女们都穿着彩衣。”

    “可她是从天上下来的,不是仙女是什么?”

    “谁说天上下来的就是仙女,阿爹说过也有可能是修士。你们看,她手上有剑,一把闪着星光的剑。我知道了,她是剑修。”

    一群小屁孩,一边偷看云草,一边七嘴八舌的道。

    “我不是仙女,也不是剑修,而是一个过路人。谁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我这里有好多好吃的果子哦。”云草收了剑,边往外掏灵桃边道。

    “哇,好香的桃子。我说,这里是苦海,你快将桃子给我。”一个小胖子伸出手来道。

    “苦海?怎么会?”云草将手里的桃子放到小胖子手上后又问:“你们这里最年长的人是谁?我有事找他。”她原可以用神识查探的,又恐让人觉得不敬,这方开口问人。

    “还给桃子吗?”一个小丫头钻到前面问道。

    “嗯”

    “空海爷爷。爷爷说,他爷爷在的时候,空海爷爷就在了,他是活佛。”小丫头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云草。

    “给你。对了,你知道他在哪吗?我想去见见他。”云草将手里的桃子递给她才道。

    “知道,知道,我这就领你去。”小丫头说完就扭头往树林里钻。眼见其它孩子还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她手一挥,地上就多了一小堆各样的灵果。“一人一个,不要抢。”说完,她也钻进了林子里。

    这林子不大,很快就到了尽头,林子那边就是在天上看到的大湖。湖里的水黑如墨不说,且还无风自起波。云草定睛一看,就见着湖面上多了一只只惨白的眼睛,有的还伸出了许无的手臂,这湖里竟有着满湖的亡魂。

    带路的小丫头显然见怪不怪,一点也不害怕。嘴里哼着歌,手里抱着桃子,飞快的朝着湖那边的小茅屋走去。

    待到了近处,她这才喊道:“空海爷爷,你今天不做法事吗?有客人要见你。”

    “吱呀”一声,茅屋门就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白胡子的老和尚。见着云草,他又转身进屋,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柄陶壶。“小丫儿,去给爷爷舀壶溪水来。”

    “这就去。”小丫儿接过陶壶,就朝着远处的小山跑去,想是去山脚下去舀水去了。

    “小友快坐。”空海指了指茅屋前的树墩子。

    “不知大师找我有何事?”云草先还有些疑惑,再见着空海以后,忽的就有些明白了。

    “我瞧着小友与幽冥那位鬼王颇有些渊源,不知小友可愿为这湖里的怨魂开启往生路?”空海笑眯眯的道。

    “大师,我并不知道往生路怎么开启。”云草回头望了望满湖的怨魂方道。

    “无妨,和尚我倒是知道些。不过要想送他们去幽冥,还需等几日,总得鬼门开的时候才行。”空海见云草答应,眼里的笑意更盛。

    “大师,我曾听人说苦海无边,此苦海可是传说中的苦海?”云草好奇的问。

    “是也不是。准确的说,这只是苦海的一部分。当年,虚镜师兄誓要渡尽苦海怨魂,可惜终久没成。再后来,苦海生变,原本居于苦海里的怨魂不仅没被渡化,反而死了大半。你也瞧见了,苦海如今就剩下这么大了。”空海叹口气道。

    “不知大师可认识明王妃?她的身外化身如今还在困仙瓶里,那瓶里还布着一座四象菩提阵?不知她与你说的苦海生变可有关系?”云草略思索了一下方问。

    “什么?闻音还活着?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空海双手合十道。

    云草见他不愿提及“苦海生变”之事,只好试探道:“大师,你可知是谁布的四象普提阵?”

    “此事涉及到我佛教密事,容和尚不语。”空海摇了摇头。

    见空海如此说,云草自不好再多问。本想问问苦海怎的会出现在东海,就见小丫儿提着陶壶走了过来。

    “大师,我瞧着岛上有不少凡人?他们是…”

    “当年,空生师弟以己身化彼岸,引了苍梧那边的信徒东来,途中几多阻碍。这些人大部分去了普陀山,一部分却于途中走散,他们就是当初上岛之人的后辈。”空海谢了小丫儿,将陶壶放在了年前的树墩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