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澳门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 论狐妖的108种吃法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暴雨将至
    不论是谁,都看得出来,接下来昊天殿内将要掀起一股狂风暴雨。

    坚持驸马爷无罪,则要站在景王与荒王这边,想尽办法的替他开脱,并要辩论过大夏帝国的傅状元,此事难度可想而知。

    更何况,此时傅龙轩将事情上告,已经占了先机,若是想要替驸马爷辩护,便很难在当堂驳回傅龙轩的言辞,这无疑也在现有的案子上雪上加霜了。

    更何况...驸马爷昨晚承认过,曾经派人行刺了墨子柒。

    连自己的盟友都想要利用,驸马爷的人品可谓是一落千丈,如今有谁还愿意为他申辩呢?恐怕...只有墨子柒和白玉笙这独一份了吧。

    听见李公公唤人将暂押的驸马爷押上殿,众人便整齐的朝着昊天殿外观看。

    此时,一个手上戴枷,脚上捆链的人踉跄的迈进了昊天殿的门槛,先是左右望了眼,随即一副落魄的样子,重重的跪在了圣皇与四大疆王面前。

    “罪臣...潘曦城,见过圣皇与四位疆王......”

    看着他一副披头散发的模样,有谁能想到他原本是昨日那个意气风发的驸马爷呢......

    “驸...潘曦城,你可知道...自己已经罪加一等了?”

    李公公抱着浮尘,目光先是扫过面前的傅氏父子,随即便叹了口气,略带惋惜道。

    “猜得出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如今落魄的驸马爷双眸略有些空洞,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后,冷笑着瞥了眼蒙面的傅龙轩,随即目光又朝着墨子柒的方向晃了下,似是不敢看她的眼睛。

    毕竟,一直自誉为洁身自好的驸马爷,又怎会有勇气与自己要害的人对视呢?

    “今日...景王与荒王请求,希望在昊天殿上让诸位贤才破解此案,你可愿意?”

    哦?景王说话了?

    驸马双眸一亮,抬头盯着景王,明显感觉得到,他的心中仍有怒意。

    不过,既然对方有心维持朝内平衡,那便代表着四大疆王的能人会尽量帮助自己脱困。

    有希望...尽管希望不大......

    因为,傅龙轩这人的心思很难让人琢磨透,特别是他玩弄别人的能力,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这一点即便是驸马也深有体会。

    眼前这四人,半步多明显不愿趟这浑水,墨子柒给人感觉不牢靠,恐怕只有白玉笙和蝶姑娘能够救自己,不过...以他二人的能力,恐怕很难与傅龙轩抗衡。

    毕竟,有时候权势也可以扭转战局......

    想到此处,驸马的眼中多了丝复杂,不过好歹是次机会,便只能压低声音道:“罪臣明白,还期望在场的诸位...能够秉公执法,还在下清白......”

    啧...清白个屁,你从一开始便没得洗!

    墨子柒叹了口气,不愿再瞧驸马,只能侧身给白玉笙使了个眼色,显然是期望他将自己的嘱托记住,以便让自己弄清楚事情的原委。

    白玉笙见状,只能无奈的朝着圣皇与四大疆王的方向施礼道。

    “请问此刻可以提问了吗?”

    “哦?看不出来,白先生还是个急脾气......”

    傅龙轩余光瞥了眼白玉笙,随即目光朝着李公公示意了下,扭头便继续盯着白玉笙道:“白先生...我也想叮嘱一句,为驸马爷辩解,一定要实事求是啊。”

    “这点无需傅状元提醒,其实...我也只是想听傅状元将昨晚总结的案件复述一次。”

    “好啊...白先生及在场的各位听仔细了!”

    “首先,昨晚云池国使臣独自驾车从皇城外冲至昊天殿前,本来已被新上任的叶亲卫降服,本该押至昊天殿内,对他严加审问。”

    “可偏偏,驸马爷在任何人都未准许的情况下,在昊天殿周围设置私兵数十人,手持威力极强的手弩,抢在审问前便射杀了云池国使臣!”

    “过后,叶亲卫将私兵头目捉住,搜出一封出自驸马爷的亲笔信,信中指使私兵抢先一步杀掉云池国使臣,以免秘密暴露。”

    “到底是什么秘密,大家不得而知,不过私兵擅闯皇城,手持劲弩藏在昊天殿周围,此举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圣皇与四位疆王的生命安危,便已经足够给驸马爷定罪了。”

    “更何况,不久前,曾听闻驸马爷与云池国使臣发生过争执,因此...臣有理由相信,驸马爷应该是有着什么不轨的心思,恰巧被云池国使臣发现,所以才起了争执,云池国使臣护陛下心切,便想方设法的逃到了昊天殿外,本想告发驸马爷,却没想到早已被人惦记了。”

    “另外,今早之事...也足以说明,驸马爷私下里藏了不少手段呢......”

    “那边是说,傅少爷有物证?”

    “不是我有,是昨晚在驸马爷亲兵身上搜出来的......”

    “不置可否一观?”

    傅龙轩闻言,稍稍愣了片刻,随即饶有兴致的盯着白玉笙道:“白先生问错人了吧,这事情...您应该问李大人才对。”

    “嗯...未免此证物遗失,哀家可是整天将它放在身上,昨晚也是一夜未眠的守着。”

    李公公见二人提到这封信,便从袖中取出,随后递在白师爷的手中,似是让他再确认一下信中内容,可谁料他竟然回身便交给了墨子柒。

    “论查验证物,墨大人比我在行......”

    “查验证物?白先生的话有意思啊,你是说...有人想陷害驸马爷?还是说,李大人会暗自将证物掉包啊?”

    “诶呦!你们两个小崽子可别乱说话,哀家自幼便跟在陛下身旁,这朝里朝外的事情,哀家可什么都不知道,更没必要动这证物啊!”

    李公公侧眼瞥了下白玉笙,似是对他说话不严谨颇有微词,而后者见状则拱手讨饶道:“还请李大人见谅,晚辈说话口无遮拦了。”

    “唉...无妨,驸...潘曦城的事情大,你们钻研的越深,便越能够让陛下与四大疆王心安,至于其他的...哀家不会放在心里。”

    “当然...也别光顾着你们二人讨论,在场的诸位能人异士与参加聚贤大会的使臣们,你们也不妨说一下自己的见解,说不定啊...不一会儿便将真相探明了呢!”

    李公公说话,虽然三分在理,却有七分欠缺人情。

    其一,藩属国使臣乃外人,直接参与内部事宜,乃是大忌。

    其二,驸马爷辜负众人信任在先,因此大夏帝国的贤才们不愿帮他,但也不愿拉他落井下石,这便使得他们也保持了沉默。

    而四大疆王的能人与傅龙轩,则成了断案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