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澳门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 桃花鬼医 > 第240章 唱着唱着不见了
    苏木和金三顺就近找了家咖啡馆,吹牛吹到傍晚,吹的苏木头昏眼花,听得金三顺激情澎湃。

    透过咖啡馆的窗户,苏木看到成群结队的青年男女结伴进入汉城大剧院,一批一批又一批。

    距离演唱会仅剩半个小时的时候,苏木和金三顺才入场。姜向阳给苏木买的是第一排的票,不挨着金三顺。

    苏木看着孤寂的舞台,听着入耳的喧闹声,隐约间他听到了一些腌臜的话。

    “你听说了嘛,据说冬织羽在国内混不下去了,这才转战南国。”

    “你们在胡说什么,冬织羽现在是豪情传媒重点包装的歌星。”

    “重点?买瓶矿泉水就送一张门票,这也是重点包装?”

    “咦,你的门票也是买矿泉水送的?”

    “是啊!”

    “我是吃麻辣烫送的。”

    听着听着苏木的脸色变了,似乎这十万张门票不是卖出去的,而是送出去的?

    怪不得门票销量这么好,原来是不要钱免费送。

    苏木满脸苦笑,曲思瑶下手太黑了,为了不让演唱会出现尴尬的场面,竟然想出了送门票的招数。这哪里是帮冬织羽,简直是在冬织羽的脸上抹屎。

    这要是传出去,冬织羽估计也就火了。

    咔!

    灯光变得昏暗,闪光灯亮了起来。

    伴奏师音响师摄像师各就各位,一声美妙的古筝响了起来,通透清澈,沁人心脾,喧闹的大剧院一下子寂静了。

    热情的沙漠孤独的冰原寒风凛冽中我还是我那一朵执着的烈焰清梦中我走近你无情的魔崩裂的眼泪化作忠诚的祝愿我的她你的她……

    冬织羽脸色犹豫深沉,歌声孤独悲情,声音穿透在场所有人的心脏,直击灵魂最深处那根脆弱的心弦。

    清梦中我走近你无情的魔崩裂的眼泪化作忠诚的祝愿刮骨是深情拔髓让灵魂蜕变曾经的承诺依旧换成了不是我的她……

    一些心灵脆弱的小女孩,随着歌声轻声呜咽。这是一首被伤过的心才听得懂的歌,这是一首发自灵魂的诉说,这是一首难以挽回却依旧执着的心声。

    苏木的小心脏嘎嘣一跳,他感觉歌词是那么的熟悉,仿佛自己亲身经历过。

    他恍然大悟,歌词里说的她和她,不就是冬织羽和曲思瑶嘛。

    冬织羽是用歌声告诉所有人,表明自己的感情立场,她宁愿放弃也要成全苏木和曲思瑶,并且忠心的祝福。

    苏木脸色不好看,冬织羽是豪情传媒的签约歌手,不论是歌词还是试听,曲思瑶都是亲自筛选把关的,以曲思瑶的聪明,怎么可能听不出歌词里的意思?

    苏木明白了,怪不得临行前去见曲思瑶,曲思瑶的态度很冷淡,原来早就知道冬织羽依旧爱着自己。曲思瑶不想继续伤害冬织羽,即使自己不接受冬织羽,曲思瑶也绝对不会迈出那一步。

    苏木苦笑,冬织羽之前的那番表白,又是放弃,又是认兄妹,原来只是一时冲动,心里根本就没有放下,自己何德何能,竟然让一个这样的女人倾心不改。

    “哗啦啦……”

    一首歌罢,全场响起了激烈的掌声。

    掌声如雷鸣,伴随着激动的呼喊。

    “冬织羽,我爱你……”

    “唱的太好了,再来一首……”

    冬织羽用一首歌打碎了所有的质疑声,征服了所有的听众,这一刻她才是真正的明星。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才真正成了听众,这一刻所有人都成了冬织羽的粉丝。

    “谢谢,谢谢大家!”冬织羽用英文感激道,深深的朝着台下鞠了一躬,抬起头的时候脸上挂满了泪水。

    “哭了,冬织羽哭了……”

    “哇,冬织羽唱的不会是自己的感情经历吧,怪不得唱的这么好。”

    “是哪个畜牲抛弃了小羽羽,我要和他拼了!”

    “这么好的女孩怎么能甩掉呢!”

    见到冬织羽的眼泪,场面失控了,一群听众发了疯的吆喝呼喊,一副要为冬织羽出头的样子。

    冬织羽吓坏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自从出道以来,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多的听众,从来没有忠实的脑残粉,也从来没有体会过明星效应。

    这一刻她被吓呆了。

    舞台旁边的助理笑了,从今以后,冬织羽火了,一旦这首歌传到网上,必然会大火。只是她很疑惑,冬织羽心里的那个男人是谁?

    场面越来越混乱,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依旧有闹大的趋向,冬织羽木呆呆的站在台上,不知道怎么处理。

    汉城大剧院的负责人也慌了,就算是天后级别的歌星前来开演唱会,也没闹这么大过,这可怎么办?

    十万人,一旦闹大发了,搞不好会出现踩踏以及人身伤害。

    金三顺急的站在那来回转。

    苏木笑了,他知道该是使用他那只独一无二大嗓门的时候了,他不急不慢的站起来,走到台上,站在冬织羽旁边,接过助理献媚似得递过来的麦克风。

    “咳咳……”苏木清了清喉咙,咧开嘴嗷的一嗓子。“都闭嘴。”

    这一嗓子用上了内力,即使不用麦克风,也能穿透进所有人的耳朵,加上麦克风的振幅效果,这一嗓子更惊人了。

    全场瞬间鸦雀无声,无数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苏木。

    “好听吗?”苏木笑眯眯的问道。

    “好听!”全场齐声吆喝,接着又乱套了。

    “你是谁啊,怎么站在台上。”

    “离我家小羽远一点,你个丑八怪。”

    冬织羽无可奈何的看了苏木一眼,苏木回过去一个安慰的眼神,嗷的又是一嗓子。“别吵了。”

    场面又一次被压住。

    “还行不想继续听了,再这么吵下去,冬织羽还怎么唱?影响了她的心情,唱不好咋办?”苏木骂骂咧咧道。

    见到又有人想吆喝,他赶紧补上一句。“我是冬织羽的保镖,我有权利帮她维护秩序,还想继续听的请坐下,不想听的也坐下,好不好?”

    这下没人喷苏木了,人家是保镖,帮冬织羽维护秩序是应该的。

    十万人陆续坐下,不再喧闹,瞪着眼竖着耳朵期待冬织羽的下一首。

    苏木给了冬织羽一个继续的眼神,昂首挺胸的走下台,坐回原来的位置。

    金三顺站在那木瞪瞪的看了苏木好一会儿,这哥们可以啊。

    冬织羽调整了一下状态,又唱了起来。

    这首歌是昨晚在酒吧唱的那一首,同样伤情,同样催人泪下,同样极具代入感。

    飞上云朵遥望近在咫尺的你朦胧的让我惆怅你的承诺是手心里的云朵握不住的心给了我希望哭泣的云彩哭泣的流浪会飞想谁那颗冰箱里炽热的心脏……

    苏木四处张望,见到的都是一张张满是泪痕的脸,他暗暗叹息一声。完蛋了,冬织羽以后要成为情歌王子……不……情歌公主了。

    连续两首都是情歌,而且都是悲情的情歌。

    单单这两首歌,足以让冬织羽风靡南国,视频一旦传回北国,必然也会带动北国的一轮情歌热潮。

    冬织羽之火,指日可待。

    这场演唱会来之不易,冬织羽一共准备了十首歌,其中仅有两首是欢快的歌曲,剩下的八首全都是情歌。

    每一首歌唱完,全场就会想起一片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绝。原本预计顶多一个半小时就能结束的演唱会,被掌声足足拖延了将近三个小时。

    即使十首歌全部唱完,全场依然响起再来一首的吆喝声。

    冬织羽这三个字登上热搜榜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了。

    冬织羽没有下台,而是等着场面静下来,她还欠着歌迷一句谢谢。

    歌迷们不知道冬织羽的想法,依旧在撒欢的吆喝着。

    这次苏木没有上台,而是静静的等待着。不仅仅是等待着场面安静下来,也在等待着变故发生。

    他闭上眼睛,陶醉的倾听者十万人的叫喊声,仔仔细细的从这些叫喊声中分辨不同的声音。

    他发现大剧院的各个角落,很多地方都有阿谀奉承的声音,比如随便喊两句就停下,接着又喊两句,声音中没有激动没有期待。

    这些声音有的沉稳,有的急躁。

    苏木知道这些人中有大批姜向阳的人,也有未知人数的武者。想要在十万人中找到所有的武者,那是不可能的,只能等这些人自己跳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歌迷们也喊累了,一个个停了下来,坐了下来。

    喧闹声渐渐的消失,冬织羽这才喊了一声。“谢谢大家,感谢大家听我的演唱会,我会继续努力的。”

    说完之后,冬织羽深深的鞠了一躬。

    歌迷们这才明白,原来冬织羽一直站在那就是为了说一句谢谢,他们感动了。场面再次混乱起来,屋里哇啦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只是这一次冬织羽没有等在那,而是优雅的走下台,被助理和保镖围着朝后台走去。

    “啊!”

    就在冬织羽一行人进入后台后,突然一声惊叫声从后台传了出来,接着就没动静了。

    这个惊喊声被歌迷们的吆喝声淹没,能听到这道声音的少之又少。

    苏木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他没有急着冲出去,而是依旧坐在那里。

    果然,一个个人快速的冲向后台,这些人里有姜向阳的人,也有早就不耐烦的武者。

    冲进后台后,苏木清晰的听到里边传来打斗的声音,他知道这是姜向阳的对对那些武者下手了。

    一个个人冲进后台,一阵阵打斗声传出,渐渐地不再有人冲进后台,打斗声也停止了。

    歌迷们的吵闹声也停止了,开始有人陆续的离场。

    苏木依旧坐在那没有动,他是武者出身,真正强大的武者,往往也是耐心最好的。

    果然!

    趁着共组人员走进后台的时机,有几个穿着随意的人混了进去。可惜一阵打斗声之后,声音又消失了。

    苏木皱眉,今晚过来的武者质量也太低了吧?这么简单的就被姜向阳的人处理了?

    嗖!

    一个黑人快速的从后台跑了出来,急匆匆的跑到苏木身边,小声道:“冬织羽不见了。”

    苏木脸色狂变,暗呼一声坏了。原来真正牛的武者并没有在大剧院里边,而是早就潜伏在了后台里边。之前冬织羽几人进入后台传出的惊叫声,应该是那个武者打晕助理和保镖传出的声音。

    “去找!”苏木沉声道,他依旧没有慌乱,缓缓的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皱眉深思。

    这里里外外全都是姜向阳的人,如果连他们都不知道冬织羽去哪了,他即使现在追出去也没用。

    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等,等待姜向阳的电话。